「生命的意義這種事不要天天想,但可以三天想一次。」
我的大學哲學老師如是說。

普南的「桶中大腦」是我常覺得很夢幻的觀念,如同「世界五分前創造論」那樣,桶中大腦仍是懷疑論中非常漂亮的論述,你要怎麼證明你不是被放在實驗瓶裡頭,接著電極的大腦?今天你對世界的認知、對自我的認知都來自於你的大腦,換句話說就是來自於『心』。
懷疑論加上唯心論,可以把物質世界的存在否定掉,極度唯心的佛教講諸法空相,無心即無物,「萬物」的認知來自於通過大腦的電流,電源一拔,對於萬物的認知沒了,萬物即不復存。
你沒辦法去證明你死了後世界仍然照常運轉,依照桶中之腦概念,你死了之後就沒世界了,反過來你的大腦可以被加進物質世界裡不存在的東西,超人認為他可以倒轉地球造成時間倒轉,你認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假使你的大腦對於世界的認知替換,得了妄想症或吸了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對於懷疑論,笛卡兒的老梗是這樣的:
「世間的一切都值得懷疑,惟有『我正在懷疑』一事不能懷疑。」

若連「宇宙」的存在都否定,則科學沒啥好提,若連「上帝」的存在都否定,則宗教沒啥好提,知識不管怎樣都是建立於難以確證的基礎,始終很微妙。
我總是會想為什麼大家看到的「鬼」都是白衣或紅衣長髮的女子形象居多,後來想想那是基於某種知識論,對靈體或是特殊磁場的集體認知就是這樣,不管是何種模樣的意念,在人類的知識框架下呈現出來的就是如此,也許在外星人或狗或其它生物眼中,「鬼」的模樣有很大很大的差別。

嘛,如果我是桶中大腦的話,那、有什麼超自然的事也不意外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