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動!」

德明轉過身來,拿槍指著接待小姐。

「呀!呀!」

接待小姐厲聲尖叫,德明很怕四週的人走過來。

他無法跟其它人解釋這男人是個怪物。

男人身上怪異的部份已經癒合,雙手與「口」,都回復成原來的模樣,方才如疆屍的長相已不復見,全身都回復人型的男子,身上僅有兩個彈痕未癒合。

「碰!」

接待小姐的胸口突然染紅。

她在德明面前倒下,臉朝地趴在男廁的地面上。

一名白髮,全身黑衣修道服穿著,戴著白色手套,繫著十字架項鍊的神父,手上握著點四五手槍,手槍末端尚冒著白煙,神父的體型粗壯,表情沉重的看著德育。

似乎德育好像做了很嚴重的事,德育驚訝的說不出來。

「別鬧了,這種小事有什麼好大呼小叫。」

神父淡淡的說,將手槍放進衣袋。

德明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神父會殺無辜的人。

「這只不過是正宮引領的,啟蒙時代開始的戲碼。」

「啟蒙時代?」

德育很難理解,他以為這個名詞只有回教國家和中古時代的基督教才會有,啟蒙時代他更只在歷史課本上看過。

「差不多是這個時候了吧,陪我來靈應殿一趟。」

神父說著,德育聽到「靈應殿」三個字更是覺得不可思議。

天主教的神父,居然會和那有名的傳統宗教產生關係。







恩德天主教教會附屬青少年諮商中心。

「妳來得太晚了,搞不好被正宮捷足先登了。」

將軍對著他身邊的少女抱怨著,詩婷只是眨眨眼睛,低聲的說了一句。

「如果被他們先搶走也沒辦法,這也是天命。」

「天命個頭!」

由於發生了命案,諮商中心外面停了好幾輛警車。

「我說的是真的,這種事情的時機我們本來就不可能掌握,即使可以估出大致的時辰,跟不跟得上就是天命囉。」

「問題是妳明知道大概的時間還遲到……」

這兩人混在看熱鬧的人群裡頭,看起來沒什麼特別,遠處卻有好幾雙眼睛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原本佈置在諮商中心外的警力,朝著他們悄悄的包圍過來。

「將軍。」

詩婷提醒著他,將軍也感覺到了四週氣氛的變化。

神明雖然不能很精確的解讀人心,可是透過感應,至少可以掌握七八成,此人心存善念惡念,或表面虔誠,骨子裡根本沒有敬神之心,都可以感覺得出來。

現在包圍在他們週圍的,是明顯的敵意。

「殺嗎?」

「還殺,這些人可不是天重宮那些泥人!」

將軍拉起她的手,兩個人從人群中鑽出去,跑向馬路。

這個突然的動作,使得包圍他們的警力亂了方向,說實在,當警方注意到詩婷的身影的時候,或許認為要抓到這個女孩應該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只要收縮包圍網,她很快就無路可逃。

不過,現在她卻像是隻狡猾的小鹿,鑽出了獵人的網子。

「第一、 第二小隊,去追那名女孩!其它人留下來調查現場!」

主持這次行動的警官下了這樣的命令,幾輛警車迅速開動,去追捕逃脫的獵物。

「看來正宮對警察系統也下了手。」

將軍拖著詩婷,兩個人鑽進了附近位於樓上的網咖。

即使出動兩個小隊的警力,要到處搜查這一帶的店家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不過能躲長時間的店家也很有限,沒過多久就會被發現。

「所以我就說殺嘛!」

詩婷的語氣倒蠻輕鬆,她拿出一本薄薄的小本子,小冊子上用原子筆整整齊齊的記載著許多事項,有張粉紅色的小紙片從裡頭滾了出來。

「將軍,照本子上說的方法做。」

「啊?」

「我可不是沒有想好方法的哦。」







中山北路的小旅館外,打扮妖撓的女人從裡頭走了出來。

胖男人的身體已經被吃得乾乾淨淨,地上僅剩一灘血水,最近她的食量越來越大,上頭交給她的任務,也剛好足以滿足她的食量。

每次吃飽之後,她就有種空虛的感覺,打從心裡升起的空虛感。

「活下來是活下來了。」

小旅館外湛藍的天空已經慢慢轉為橘紅色,夕陽就快要下山了。

她以她不太確定的方式活下來,進食、接受正宮指示、存活、和約翰分手、是約翰嗎?還是傑姆?或者是傑克和李先生,誰記得那些名字?當初怎麼來這裡,怎麼開始這樣的日子的,她都開始印象模糊了,明天還能看到頭頂上的藍天嘛,沒錯的,命運已經改變了,以她想要的形式。

眼前的景色開始閃爍,有點像是照相機拍攝似的,銀光閃動了幾下,待銀光閃過後,天空隨即染上一片橘紅。

「今晚去夜店看看好了。」

她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電話卻又響了起來。

「吃完了嗎?」

是黃門來的電話,正宮的代表。

「獵食完了。」

「真是抱歉,每次都要麻煩妳。」

「沒關係,正宮指示的事情,我會盡量照做。」

「聽起來很無奈的樣子啊。」黃門的語氣有些嘲諷的意味:「有個比較大的任務要拜託妳,希望妳坐車往雙溪一趟。」

「等等,雙溪?」

「新北市雙溪區,更精確一點是泰平一帶,靈應殿的所在地。」

「那裡很遠不是嗎?交通很不方便吧。」

「應該還好,正宮可以派車去接妳,不過那樣就沒有意義了。」黃門在電話裡說著:「妳常常有時候,會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或者是想做什麼,所以神主才特別指示說,這趟旅程要妳自己去。」

「我只知道,我付出了許多給神主,我才有著今天的地位。」

「而這趟前往靈應殿之路,是神主送妳的禮物,前往靈應殿的路上,妳一定會發現什麼的。」







警員們追到了網咖底下,看來他們很快就發現了目標。

「我說啊,目標其實沒幾個可以躲。」

將軍說著,詩婷往下頭看,警方還真是動員了大陣仗,附近可能躲人的店家都有警察進去了,看來他們可能猜準了詩婷不會躲到民宅裡面。

「真的要躲進去不難,我只要用壞人在追我,再尖叫幾聲的手段就行了吧?」

「這方法倒也可行,而且用不到任何仙術。」

將軍說著,詩婷則將她的小本子上,那粉紅色的紙條遞給他。

粉紅色的紙條旁有一片細細的草葉,草葉僅有指尖那麼大,將軍碰到它的時候,指尖大的草竟發出讓他刺痛的氣息,好像燃燒著火燄。

「妳去哪裡弄來這玩意的?」

「山裡面採的,幫我注意天蓬星的位置,快點!」

將軍不知道她要變什麼把戲,他還是幫忙掐指算了算。

「以這間網咖來說是對映左邊十四號電腦的位置。」

「那明堂位和陰中位呢?」

「二十七、三十四。」

「可以了,開始。」

網咖裡坐著打電腦的傢伙都專注得要命,絲毫沒注意到詩婷在做些什麼。

這些沉浸於遊戲中的人們,樓下的警察有多少上來他們也搞不清楚。

詩婷右手持著那草片,將其置於胸口,雙腳開始操持著「禹步」。

所謂禹步是以北斗七星為位置,天篷星為起點的踏步,隨著禹步按順序踏出北斗七星的對映位置,相傳為夏禹所留下的祈雨步法。

禹步的走法,是採左、右、並足、右、左、並足、右、左、並足的順序為三步,以此三步為單位循環,踏著禹步的同時,詩婷口中也朗頌著祝詞。

「諾鼻太陰將軍,獨開曾孫某甲,勿開外人,使人見甲者,以為束薪,不見甲者,以為非人。」

踏著踏著,走到某個位置時,詩婷閉住了氣息。

手上滾燙的草根發揮了效用。

她的身形彷彿變得透明,融化在整個空間中。

連將軍也見不著她的身影,詩婷結束了閉氣,又持草往回走到天篷位。

這次她又出現在網咖的空間,將軍瞪大眼睛看著她。

「遁甲之術?」

「只能算是初步的而已,快點照著做。」

「它也算道教的術法吧,怎麼我也看不到?」

「可見這草的能量還不錯,果然是我從名山撿來的。」

「哪個名山?」

「先不要計較這些,動作快!警察過來了!」

詩婷將另一半的草片交給將軍,兩人踏起了禹步。

奇怪的步法沒引起任何人注意,網咖打電腦的都在打電腦,只有站起來拿飲料上廁所的人看了他們幾眼。

當看到他們消失時,這些人不過就是揉了揉眼睛。

接著精神恍惚的坐回電腦桌前,像是什麼也沒看過。







「湯警官!諮商中心的犯人好像逃跑了。」

「那個小女生你們找不到?」

「附近她可能躲進去的場所都搜尋了,只有網咖老闆指證有兩個人來過。」

「這麼明顯的地點,你們都沒有仔細查?」

「其實我們已經有好幾個人在下面包圍了,只是……」

他們沒有一個說得出口。

就在網咖,他們衝上樓梯的時候,員警們看見了那幕景象。

少女、與她身邊的男孩,像是融化在空氣中似的消失,只是這種話沒人講得出來。

聽見犯人逃走的消息,湯警官緊皺眉頭,陷入思考。

整個案子疑點多到說不清楚,光把事情鎖定在少女身上就很奇怪了。

專案小組幾乎定調都是那名少女犯人做的,證據卻薄弱得很。

「這樣的話再繼續下去,可能會陷無辜的人入罪。」

「還抓不到那女孩?」

披著白衣的警員輔國走了過來,他的語氣中帶著憤怒。

「上級定調是她做的,我覺得可能性很低,證據也不足。」

「證據當然不夠,根本不是那女孩做的!」

「那你說看看,應該是誰?」

「長官你不是也說了,那是邪教組織的指示。」

「這只是猜想,我們誰也沒有證據。」

「證據已經很夠了,天重宮的事難道你們就不會從它的敵對勢力來查!」

說到天重宮,後面的力量錯綜複雜。

只要提到宗教,宗教後面通常會有個團體,團體後面又有財團和許多力量。

這些勢力不見得都是不好的,有些是純粹為著地方鄉里行善的,但有些就是藉著宗教勢力胡搞,天重宮會弄成這樣,說惹到某個「敵對團體」,是比較合理的說法。

比起賴在一個躲在現場的受害者而言……

媒體會怎麼報導這件事呢?湯警官想。

「專案小組絕對會從這方向調查,不會只叫我們抓那個女孩。」

輔國說著,他完全不理警官,自己說著自己的話。

「這根本不合理!」







「這麼誇張的事情,電視上一條新聞也沒有。」

「妳說天重宮血案嗎?」

「只有報出恩德的新聞。」

「天重宮,媒體也報不出來吧,那又不是人類。」

將軍看著車內電視,詩婷正開著黑色的轎車。

駕駛座旁塞著的駕照上是詩婷的名字,出生年是民國六十七年。

但那張椅子上卻同時放著她的中學書包,還有繡著藍色學號的白色高中生制服。

將軍看了看那被扔在汽車座椅上的制服。

「明天要去學校嗎?」

「不去了,今天先解決那傢伙的事情。」

「妳是說李德育?妳和妳姐姐怎麼這麼執著於他。」

「我是天尊的代行者,至於姐姐,她是哪邊的人你也知道。」

「我知道,所以你們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我們的神通都能看到未來,但不完整,倒不如說沒有人或是神的神通能看到完整的未來,因為「未來」是充滿變數的因子,尤其是人事,我和姐姐只剛好看到李德育是會影響未來的那張牌,才特別注意。」

「唉,神術還真是複雜。」

將軍攤了攤手,往椅背上一靠。

他的視線又繼續停在電視上,電視報導出現了詩婷的照片。

「十六歲的嫌疑犯,年齡猜得真準。」

「那是姐姐搞出來的,不要管她。」

「你確定能夠不管嗎?隱身可不能夠藏住車哦!」

「我覺得姐姐只是想逼我就範而已。」

「怎說?」

「還不就是那樣,發布說某個少女是嫌疑犯,沒人會相信。」

「不過如果說妳有危險的武器就不同了吧。」

「是這樣沒錯,可是我沒有前科啊,更何況也沒有監視器拍到我殺人。」

「妳認為妳姐姐會講道理和證據嗎?」

「不會,因為我也不講。」

詩婷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她的表情開始變難看了。

「知道就好了,如果車牌號碼被公開也很正常吧!」

「噢,真是夠了,我應該把車牌先隱身的!」

「妳那樣也過不了收費站之類的地方啊。」

「我覺得我應該開一台贓車。」

「妳是認真的?小心天尊取消妳的代行資格。」

「太麻煩了,我們直接衝啦!」

詩婷踏下油門,讓車子迅速過橋,她發現身後不知怎的跟了兩台警車。

可能還不只兩台,不過交通狀況不好,要上演飛車追逐戰也不容易。

「到了產業道路上就很難說了……」

看了看地圖,詩婷搖著頭。

「妳現在才知道。」

「幫我,我要催油門,甩開那些警車。」

「我能幫妳什麼?」

「不要尖叫就好了,謝謝。」

「啊啊啊啊啊啊!」







黑暗的斗室裡,滿佈著檀香的氣味。

斗室的大小約等於私人神壇的規模,前方有張像是供桌似的擺設,木製的壇上有個金黃色的架子,架子看來斑斑駁駁,已經相當老舊,上頭是面圓鏡。

圓鏡的鏡面倒與架子的色澤不同,是璀璨的銀白色,如月亮般的耀眼。

供桌前有個小小的香案,點著幾柱香,香煙將銀白色的光芒弄得有些朦朧,讓整間房間如同幻境,房內沒有蠟燭,沒有電燈,僅靠那面銀鏡照亮。

在銀鏡前,有著如同銀鏡般,亮白色長髮的女子坐在鏡前。

身著黑服的女子閉著眼睛,通身緊窄的黑衣,形制與常人穿的衣物頗為不同,黑衣的領口處猶如古裝似的交領,領子上有著發亮的花紋與滾邊,衣袖也頗為寬敞,下擺處則長到貼地,幾乎不露出雙足,與日本和服近似。

「時間……」

女子以喃喃自語的聲調說著。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她走到鏡前,將手放到鏡面上。

「正宮神主,命令已經發給各界了。」

斗室外傳來了男人的聲音。

「妹妹呢?」

「快過來了,往靈應殿的方向。」

「拖住她,接下來的事情交給黃門負責。」

「是!」

女子睜開了雙眼,銀色的瞳孔發著如鏡子般的光。

她和詩婷,有著一模一樣的臉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