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幕:偵訊》

「這裡怎麼也變成這樣?」

蔡宅血案一個月後的正午,警方進入天重宮。

兇手的手段殘忍,比起之前的任何血案都更加兇殘,被害者的死體更是前所未有的淒慘。

血案後的天重宮冷冷清清,外殿道場即使沒有封鎖,也沒有多少人來敬香,原本工作人員來來往往穿梭的內殿,更是圍上了長長的隔離線,即使掩起門,濃重的血腥味還是沒有辦法完全遮掩住。

看到天重宮的淒慘景象,湯警官打從心底發毛,就在上個月,他才來這裡參拜過,由於天重宮的指點,麗清的屍體才在學校被警方發現。

然而殺害小女孩的兇手,卻到現在還沒有找到。

「總覺得對兇手有點印象,但是不知道是誰。」

湯警官想著,整個案子到目前為止仍然毫無進展。

蔡家血案和兩名警員的意外身亡,這起案子無法結案,現在又多了一起天重宮案,先前的案子小學校園附近整個找翻過來了,監視器也拍到了兇手的樣子,到處貼了通告請求指認,等了一個月都沒結果。

蔡家的成員生前均交往單純,兩名警員亦然,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

警方只有根據明慧的日記,準備展開對於天重宮的搜索,結果天重宮部份拖拖拉拉拖了一個月,他們還來不及搜索,天重宮的人員就已經遭到屠殺。

「發現遺落在地上的鞋襪。」

「確定不是這邊的死者的物品?」

「確定,天重宮一案,被害者的死體,大多數的情況都是腹部被兇手挖開,下半身的衣著保持完好,」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的警官王輔國,向他的長官報告著:「脫去被害者的鞋襪,如此麻煩的事情兇手不會去做。」

「兇手似乎有挖去被害者內臟的習慣,這和之前殺死德育的兇手有相似之處。」

湯警官看著遍地的慘狀,心裡已經有了個底,挖去被害者的內臟,將它們不規則的陳列,如果不是刻意要讓人感到恐懼以及惡心,便是兇手本身就有這種嗜血的癖好。

「關於那組鞋襪……」

「把它收起來帶回鑑定科進行比對。」

「長官,剛剛搜索正殿的時候,在神像底下發現一個女孩子。」

另一邊的探員過來回報,湯警官頓時睜大了眼睛。

他沒想到這個殺人兇手,居然還有遺露掉的活口。







女孩子留著黑亮的直長髮,嫩白的臉蛋上沾著些血跡,身上穿著學生制服,裙子底下露出光裸的小腿和腳踝,她並沒有穿任何鞋襪,被帶進警局的時候,眼神中充滿了不安和恐懼,整個人就像隻躲在角落的貓兒。

讓專案小組有點失望的是,女孩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只會發出幾個簡單的音節,根本沒有辦法問她任何事。

「在她的身上也找不到相關的證件。」

「應該是來找爸爸的?」

「可能是為了祈求什麼事情,被特准進入內殿?」

各種揣測及推論紛紛出爐,然而在女孩驚嚇過度,無法開口的情況下,誰也說不準到底怎麼了。

「這樣的情況下,要妳回想出什麼大概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女孩被暫時安置在偵訊室裡頭,她就縮在房間的角落,看到有人靠近她就更往角落躲過去,牆角沒有空間移動了,她就慌張的左右張望,黑色的瞳孔轉著轉著。

負責暫時看管她的,是一位叫李德明的警員。

李德明是德育的弟弟,德育在之前的血案中過世之後,他就想盡辦法加入專案小組,目的是為了調查哥哥的死因,對於這個案子,他是相當積極的想要參與。

不過,顯然他並沒有受到對等的待遇。

當其它的組員都繼續展開調查行動的同時,德明只能在這裡看管這個女孩子,等著她的家屬來指認她,帶她回家,即使女孩是這個案子的重要證人,以她目前的精神狀況也只能讓她的家人處理,以後再進行訊問。

「如果她的家人來帶走她,我們大概也沒得問了。」

德明想著,女孩的家人一旦將她帶走,應該不可能讓她再接觸如此恐怖的回憶,更何況要她回想兇手殺人的慘狀,怎麼說都是很殘酷的事情。

「真是可憐……」

德明看著女孩,女孩也用那對黑色的瞳孔望著他,眼神仍然十分的不安。

兩人這樣對看了一會兒,女孩突然朝著德明靠近過來,德明被這樣的動作嚇了一跳,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女孩的臉已經和他貼得很近了,幾乎是鼻子碰鼻子的距離。

「乖,坐回去吧,妳這樣我會很困擾的。」

德明對女孩說,女孩的眼睛轉了兩下,輕輕的搖了搖頭。

「等下妳的家人會來接妳,好好坐回去哦。」

德明摸摸女孩的長髮,像是在哄小孩子似的,女孩依然搖著頭,她突然抓起德明的左手,將德明的食指放入自己的手中吸著。

德明的指尖有種奇特的感覺,女孩小小的嘴唇吸著他的食指,炙熱而溼黏的感覺在他的手指上延燒,查覺到這種感覺的德明,立刻把手指抽起,他的指尖拖出了一條細細長長的紅線,紅線的一頭在女孩的唇邊,另一端則在他的手上。

他睜大眼睛,看著自己的食指,食指末端滿滿的都是鮮紅。

是血。

「妳……」

德明大驚,女孩伸出舌頭,舔乾她唇邊的血跡。

僅僅一個簡單的動作,傳達給德明的卻是滲入心底的恐懼。

「天重宮的事情該不會是妳做的?」

德明迅速的拔起佩槍,指著女孩的頭部。

女孩迅速的搖著頭,又回復原來害怕的表情,往牆角拼命的躲過去。

「說啊!不要裝成弱者的樣子!」

漆黑的槍口指著女孩,女孩將臉埋在雙臂之中,嚶嚶的哭起來。

「如果人是妳殺的,那我不可能對妳客氣!」

「我要殺你的話,那你現在還會站在這裡嗎?」

德明在那瞬間,以為自己看到了幻覺。

女孩的頭抬起來,脖子長得長長的,如同蛇蠍般的變長,她的臉貼近他的面前,黑色的瞳孔轉換為死者的銀色,唇邊流出鮮血,頭上的長髮也如同海藻般在空氣中浮動。

「妖怪!」

德明慌張的扣下板機,子彈在女孩的頭頂上打了一個洞,他用力的打了兩槍、三槍、四槍,女孩的臉還是面對著他,只是她的頭上多了幾個焦黑的彈孔,彈孔上溢著泊泊的紅色血痕。

「玄元感應,幻象變化,魔道七煞,穢及穹宇,天魔食日,地魔吞月。」

女孩的口中唸著不明的咒語,在德明的身邊,同時飛出三個頭顱,其中一個頭顱竟是德育的頭顱,他的眼睛已經被挖掉,鼻子也被削去半邊,只剩下巨大的血窟窿,顫抖的嘴唇像是要向他說些什麼。

「哥哥!」

德明大叫,他幾乎要哭了出來,哥哥死前到底是受到什麼樣的對待?

哥哥死去之後的那段日子,他從來沒在夢裡夢到過哥哥,只有一次他夢到哥哥來到家門口,不過那個「哥哥」是失去雙腳的,身體的中央也被挖空,他只記得哥哥的嘴唇顫抖,想向他說話。

夢中的景象陰暗,如今他在燈光下,清楚的看到了「哥哥」的嘴唇。

哥哥不是不想說話,是說不出話來了,他的唇邊已經被縫上了銀色的絲線,交錯的銀線戳穿了他的上下唇,零亂的血跡遍布在他的唇邊。

「破!」

德明突然聽到女孩的聲音高喊,「哥哥」的嘴巴突然裂開,銀線帶著嘴唇整片被硬生生的撕了下來,帶著鮮血的上唇碎片落在他的身上,如同血泊中滾動的爬蟲,他露出口腔中的尖牙,用力的咬向德明的肩膀。

德明側身閃過,「哥哥」咬了個空,他舉起手槍,面對著「哥哥」的血盆大口,視線卻逐漸模糊,從眼角邊溢出的淚水,遮住了他的視線。

「哥哥!」

要怎麼開得了槍?

這是與他相依為命,一起住在外面,一起長大的哥哥啊!

連走上這條路,也是看到哥哥在外面當警察,站在第一線上打擊犯人,

才跟著走進這個圈子,成為警局的一員。

「德明,你要知道,進入警界的話,墮落的情況不是沒有,哥哥哪天也可能被扯進什麼案子,也許不見得是哥哥願意的,可能是被威脅,甚或一時利令智昏犯下的大錯,無論如何,如果哪天你看到哥哥犯下了不可原諒的過錯......」

德明握著槍的手發著抖,模糊的視線讓他完全瞄不準目標。

「那就開槍打死哥哥吧。」

德明朝著「哥哥」的口中開了一槍,血污如同大雨似的撲到他的身上。

「破!」

女孩又再度高喊,旁邊兩個頭顱朝著德明圍過來。

德明抱住哥哥殘破的頭顱,哥哥的口被他打穿了一個洞,血污濺濕了他的警察制服,他只是呆呆的看著前方,看著兩個頭顱朝他撲來。

不得不打死「哥哥」的震撼,讓他完全失去了再站起來的力量。

「抽芽綻葉發育星,興兵佈陣將軍星,飛跳諸蟲纏擾星,降霜落雪變通星。」

就在不遠的地方,傳來柔細的聲音,是個宛如天籟般的女聲。

「眾星聽令,變化發生!」

女聲高喊,地上長出如同藤蔓般的植物,將兩個如兇神惡煞似的頭顱截在空中,緊接著從植物的週圍爬出許多黑色的螞蟻,開始將那兩個卡在枝幹中的頭顱慢慢的吃食分解。

鮮血隨著頭蓋骨的碎片開始落下,立刻被土壤所吸收,食人的頭骨以及冤魂,在生命力旺盛的植物保護下,迅速的復歸自然。

「哼!」

如同兇神惡煞般的少女看到這幕景象,迅速在偵訊室內消失。

而站在德明眼前的,是一團白光圍繞著的女孩,四週圍著四道金黃色的光,奇特的是,她竟與那名少女有著相同的面容,以及完全同樣的銀色眼睛。

「菩薩……嗎?」

女孩的姿態,及身邊圍繞的光,讓他想到了宗教圖畫中菩薩的面容。

她對著德明嫣然一笑,輕輕的搖了搖頭。

偵訊室的白光,也在這時逐漸的淡去,回復了寂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