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家族。

大約100年前,在今天的新北市樹林區,有一個以農耕為主的家族。
這個家族的大家長是張位西,在輩份上整整比我高了七代,
按高祖之父為天祖的說法,位西祖算是我的天祖父。

位西祖的家是怎樣的呢,看大正年間的戶口名簿,
前前後後最少有四五十個以上的家族成員住在這裡,
據爺爺模糊的記憶傳下來,當時這個家吃午餐的時候,
是要敲鑼才能把家族成員集齊一起吃頓午餐。

位西祖生於道光年間,卒於大正,整整活了八十五個年頭,應該是位德高望重,福壽雙全的長者,他的名字後來除了族譜之外,還留在另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濟安宮遷建損題碑記",它在樹林鎮保安街一段32號。

位西祖之後是石貢祖父,然後是曾祖父明連,明連祖父據說在我出生前沒多久就過世了,由於樹林張家的規模龐大,位西祖的子孫在樹林鎮有著許許多多的土地,再加上當年資訊不發達,土地的繼承常常不太明確,嘛,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另外族譜是有字的,只是從位西祖後就開始沒有那麼一致了,在這個族譜的位置我算是第十九代,應該是達字輩。

爺爺在大正十年的時候過繼給另一個張家,應該是為了繼承的需要,過繼的父親沒多久後就過世了,接下的田產和土地納入了樹林張家,那時爺爺才四歲,所以有很多土地連爺爺都不知道在哪裡就掛在他的名下。

接著明連祖因為某些原因而遷居花蓮廳,這中間有著長長的故事,後來又遷回了臺北。

昭和十六年4月27日,爺爺和奶奶在臺北洲基隆市元町結婚。
那是個皇民化的年代,戶口名簿裡可以看到奶奶是"富岡康子"的名字。
然而富岡這姓誰也沒能記得,也或許,不願意記得。

戰火下的爺爺奶奶前往了中國,去了滿州、去了南京、
曾是懷著中國夢的臺灣人,
他們在上海生下了我的父親,爾後,帶著年幼的孩子再度回到臺灣。
這次落腳的地方是城中區,也就是現在熱鬧到不行的西門町。

才華洋溢的爺爺進入了媒體界,從事著跟他父執輩都完全不同的工作,
當時最紅的媒體就是報紙,報業集中的地方就是西門町附近。
因為家離公司很近,爸爸常在中午時看到爺爺和那些叔叔伯伯們一起從辦公室溜回來午休,一堆美編文編就這樣躺在家裡客廳的地板上。

噢,畢竟是個超過一百年的故事。
也跳過了好多好多細節。

想到這段故事總是覺得,我就像是上一代 (主要組成是公職及老師) 和上上代 (媒體業) 的混血兒,腦子裡頭又混合著一點點成份老爸的理工性質,以致於很愛搞電腦,只是這個屬性點得實在太低了,以致於後來根本沒辦法走理工。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