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王瓶瓶出現了!!)

聽到這則系統訊息,我和長輩馬上端正坐好。

這裡是神奇寶貝道場的最後一關,人稱「服帽鞋定」道場,若是在戰鬥中獲勝,可以獲得由「祖國」提供的服帽鞋裝備各一組,穿上它可以說是見神殺神,見鬼殺鬼,成為最強的神奇寶貝馴獸師。

當然,這樣的裝備,不給弱者。

我和長輩,還有全場的焦點,都在那位叫做「小馬」的訓練師身上。

人稱小馬的訓練師,資料上登記有著巨大的胸圍,會棒球網球排球羽球等十幾種球類,技能表到了爆表的程度,年輕時曾經用過電腦學過書法,且常穿著補過的泳褲。

一聽到這些資訊,大家馬上會想到巨乳泳褲又被不小心撕破的辣妹發出嬌喘,很可惜的看到了資訊背後的照片欄,任何人都會馬上把視線放在比賽上,不該看的東西還是不要看比較好。

「上吧!特征組!」

小馬放出了第一顆寶貝球。

特別征服小組。

這是隻怪異的巨獸,號稱是無屬性,實際上是藍色水屬性,在各方面都有著強大的破壞力,昔日最強的綠色風屬性訓練師小扁,就是被這隻寵物打得落花流水,直到現在還難見天日。

然而面對神秘的敵人王瓶瓶,又是另一回事。

王瓶瓶雖表面是水屬性,實則是無屬性,如同燒瓶狀的身體裡混合著多種不同的屬性,五顏六色,構成絕對的混沌,其攻擊及招式不明,不知有多少訓練師被其所惑,終致慘敗。

(特征組使用技能:監聽)

(系統警告:使用此技能可能有違法疑慮,是否使用?是/是/是)

(特征組使用了監聽)

(效果非常顯著!!)

(王瓶瓶沒有行動)

(特征組習得技能「監聽記錄」)

(特征組使用技能:監聽記錄)

(沒有非常明顯的效果)

「等等!長輩!為什麼剛才那個技能他可以用!」

所謂的「監聽」技能,可不是人人都敢隨意使用,寵物使用時常會遭到系統警告而失敗,即使是極其可怕的技能。

「你不懂,因為他是小馬,小馬的法律技能早就已經練滿了,監聽自然可以隨便使用,法律技能低的用這種招式只會被打著玩。」

「原來法律技能練高就什麼都可以玩!」

「是啊,所以我可是常在讀六法全書當做消遣呢。」

長輩從口袋中掏出一本厚厚的磚頭翻開來看。

「長輩你那是「小馬技能列表」吧!」

「啊,被你發現了,真不好意思,這裡面有小馬的泳裝照你要不要看?這裡還有慢跑露乳的還有……」

我趕緊坐離長輩五步之遠,我的胃口可沒那麼好。

(特征組使用了技能:報告總統)

「特征組!回來吧!」

小馬將特征組收回了寶貝球。

回合結束,王瓶瓶始終沒有攻擊,不過也沒明顯的傷害。

我突然嗅到這場戰爭有點不對的味道,往往使用監聽記錄技能時,對手就遭到重傷,沒想到王瓶瓶居然沒有明顯傷害,到底是怎回事?

然而我還沒搞清楚時,小馬就呼叫了下一隻寵物。

「出來吧!藍水母!」

「哇賽!」

我驚叫了起來,我看到小馬的褲檔之間快速變大、發光。

「馬賽!!」

接在我後面的,是全場觀眾的驚呼。

記得長輩曾對我這麼說過。

「看小馬的比賽,千萬不能說哇賽知道嗎。」

「為什麼?」

「因為小馬在多次訓練師對戰中屢出奇招,群眾常常因而驚嘆,久了之後為了讚嘆馬的神技,人們都改呼喚『馬賽』,來跟我唸一次。」

「馬賽!」

「沒有誠意,簡直跟國防部一樣,再喊一次。」

「馬賽!!!」

「很好,就是這樣。」

藍水母,這不是小馬的外號嗎。

面對小馬亮起的褲檔,我想起了這傳說中的名號。

藍水母,取其為水屬性且多助手之稱,是小馬的另一個名號。

如今呼喚出來的,難道是它的分身,難怪會從那裡……

「馬賽!他下面居然有東西!」

長輩和我注意的顯然完全是不同的地方。

(藍水母使用了技能:握手)

(沒有顯著的效果)

(藍水母使用了技能:搭肩)

(沒有顯著的效果)

(藍水母使用了技能:公開記者會)

(沒有顯著的效果)

(王瓶瓶使用了技能:嫁女兒)

(王瓶瓶消失了)

「天、天啊,握手、搭肩這些可怕的技能,居然沒有顯著的效果!」

長輩臉色發青,雙手顫抖,場上觀眾也議論紛紛。

「怎麼了,這些明顯沒有太多殺傷力的技能是做什麼的?」

我還不知其可怕,長輩就先說了。

「這些技能看似無害,實則已讓許多厲害的訓練師慘敗,小則斷手大則失去職業生涯,甚至生命受到威脅!沒想到王瓶瓶居然不受傷害,他到底防禦值有多高?現在更使用可怕的技能隱遁,恐怕……」

(王瓶瓶出現了)

(王瓶瓶使用技能:記者會)

(效果十分顯著!)

(藍水母使用技能:開除黨籍)

(效果十分顯著!)

「馬賽!!!」

群眾再度讚嘆。

「為了服帽,為了祖國,小馬不會輸啊!」

長輩也熱血起來了,雙手握拳,這場打王之戰也到了高潮!

戰場上空氣凝重,兩方都在等待對方下指令。

(王瓶瓶使用技能:假處分)

(王瓶瓶的血量回復了,屬性維持藍色)

(效果十分顯著!!)

(藍水母暈迷了)

(系統警告:您的血量只剩下11%,是否撤退?是/否)

「這什麼鬼……」

血量低於20%時,系統就會警告訓練師撤退,否則之後將會受到無可避免的傷害,呃,之前最強的訓練師小扁只剩下18%時就曾經被警告過。

系統警告比起暴民,真的沒什麼。

「幹!下台啦!」

「滾蛋啦!我的賭金還來!」

暴怒的群眾朝著台上丟報紙和鞋子。

想當年的小扁,就在這種情況下挺了過來,當時的小馬也在台下大喊下台。

「不、不可能……」

長輩臉上浮現青筋,按住胸口,表情痛苦。

「長輩,撐著點,還有希望!」

小馬並沒因此而慌亂,一如最強的小扁,他毫不動搖。

畢竟他可是群眾在窗外遊行罵他,他還能在房內看棒球的淡定高手。

(藍水母醒來了)

(藍水母使用了技能:司法正義非政爭)

(效果非常險注!!)

(系統警告:您的血量只剩下9.2%,是否撤退?是/否)

「險、險注?」

我揉了好幾次眼睛,確定我沒看錯。

「笨、笨蛋啊!當初使用監聽,就完了啊。」

長輩緊緊的扶著椅子,表情痛苦,身體碰的一聲倒了下來。

「長輩!你不能死!不能死!」

我趕緊搖著長輩的身子,長輩的眼神迷茫。

「經濟不景氣啊,我在小馬身上壓了689萬,我還是去死算了……」

「長輩啊!你還有遺產沒有交代啊!醒醒啊!」

「我的財寶都藏在那裡了,想拿的話就去拿吧!」

(藍水母受到了來自「大埔農地」的突襲)

(系統警告:您的血量只剩下……)

閃遍全場的紅色血量條光芒中,我看到了長輩最後的遺容。

「我,好像,跟他、握過手……」

「好可憐,就這樣走了。」

「聽說是因為握手。」「還虧了689萬吧。」

神秘的長輩的告別式上,我看到了「那個人」到處握手的身影。

他沒有輸,他一定還會再度挑戰王瓶瓶,如同打王無數次的勇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