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重宮屠殺後,黑色長髮,銀色瞳孔的少女收起了武器。

嚴格說來她沒有帶任何武器,她的武器由她的身體構成。

那種足以破壞、摧毀事物的力量,在她身上活生生的存在著。

現在她只是將力量「收束」起來,跨過中央的殺戮場地。

天重宮正殿的阻擋者無一存活,能阻擋她的只剩下人間的兵器。

不過,那些保全早就先行撤出了天重宮。

沒有人能在看到那種景象之後還好好的站在那兒的。

少女從正殿,繞過並立的神像,逐步走進內殿。

她的目標是天重宮的「核心」。

讓天重宮如此香火鼎盛,政商名流雲集的原因,除了天重宮真正有著神通的存在之外,還有個更根本的理由,那就是位於內殿後方,神壇最裏層的東西。

神壇的木刻雕飾極度的複雜、細膩,只要輕敲就能探測出裡頭的空洞。

身上染著血的少女,觸摸著每個接點,她試著以靈氣感知「它」存在的位置。

「到此為止,詩婷。」

黑衣女子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後,叫了少女的名字。

少女轉過頭來,眨了眨她銀色的眼眸。

「詩吟姐姐,我們又見面了。」

她就是詩婷,犯下天重宮屠殺案的兇手。







兩個有著相同面容的少女在神壇的下方對望著。

巨大的神像腳下,一樣的銀色瞳孔,同樣的長髮。

只是一個身上穿著黑色的長衣,一個身上穿著染血的學生制服。

空氣中散佈著香味與不遠處的血腥味,構成混濁的不協調感。

「姐,妳的神術已經到了可以傳送的地步了嗎?」

詩吟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黑色的衣襟微微飄動。

「到此為止,詩婷。」

她又重覆了一次那句話。

「錯的是姐姐妳,我要瓦解天重宮,天重宮幹下了不可原諒的事,不,姐姐的體系這幾年來都在做違反輪迴和世間規律的事情!」

詩吟朝著她的妹妹伸出手,將手掌往上輕揮。

一股莫名的力量將詩婷推出,後腦筆直的撞在內殿的石柱上。

「我要毀了姐姐的力量,害蔡家全家人痛苦的死去的力量!」

詩婷的銀色瞳孔發光,她微微彎下身,雙手低垂,像是隻猛獸般撲向她的姐姐,詩吟輕輕揮掌,從半空中將詩婷擊飛。

她的身體如子彈似的被推出去,後腦又撞上堅硬的石柱。

天差地別。

詩婷感到頭暈目眩,連續的撞擊讓她失去了原有的銳利殺氣,姐姐持有的力量遠遠在她之上,她知道,下一次再被擊飛出去可能再也站不起來。

甚至自己的腦漿可能就灑在石柱上。

「化形萬象、劫滅群生、五行千變、七星凌步。」

詩吟往前踏出數步,雙手合十,緊接著她的身形出現在神壇正上方,由巨大的神像上筆直的朝詩婷伸出左手食指,僅僅是個前指的動作,就讓她感到全身疼痛不已,全身遭受比蟲咬和蛇毒還要難受的痛楚。

「天地玄宗……萬無本根……」

痛苦到跪在地上的詩婷,開始低聲持咒。

「墜!」

「啊!」

詩吟降臨在她的妹妹面前,原本指著的指頭比出了個彈出的動作。

詩婷飛出了數步之遠,摔在內殿的牆角。

「廣修億劫……證吾神通」

忍受著痛楚,詩婷唸著保護自己的神咒。

只要唸完,只要把金光神咒包裹在身上,就可以暫時擋住攻擊。

「七魄解離、三魂分體、元神散落、夢相絕影、星花流月、寶鏡取靈。」

身著黑服的姐姐一口氣唸出這串靈咒。

唸到「寶鏡取靈」的時候,她同時打開旁邊的神座,取出了銀白色的圓鏡。

它就是「核心」,天重宮力量的來源,也是詩婷的目標。

目標就在眼前,卻無力攻擊,甚至連自己都顧不住了。

詩婷對目前的情況感到無奈,她吸了口氣,觀察著那枚古鏡。

姐姐將鏡子以雙手托住,如同古代銅錢型制的圓鏡整體分為四部。

鏡外緣有著精細雕琢的文飾,鏡子的四部上下、左右相對,四角的主要構圖是巨象、白虎、朱雀、玄武四方聖獸,朱雀、玄武位於上下,配上人形與巨蛇,左部的巨象則替代了原屬於青龍的位置,象紋有著大圓眼,長長的鼻子上揚,四肢前後擺動,狀似奔跑。

古鏡外圍的金屬層已經有許多鏽蝕剝落,斑紋則是經過不知多少次修復留下的痕跡,但鏡面中央卻發著強烈的白光,白光擴散開來,慢慢的遮住周圍的紋飾。

「新莽象虎纹四神博局鏡」

詩婷認得它,也知道它的名字。

來自那個混亂時代的,被改造用來施以力量的古鏡。

只是她沒想到姐姐會直接把鏡子取出來。

「妳不知道鏡子是做什麼用的。」

她的姐姐往前走了幾步,詩婷緩慢的移動著身子,拉遠和姐姐的距離。

鏡子的光芒很刺眼,她用手遮住眼睛,姐姐朝她逼近,步伐不急不徐。

「我當然不知道鏡子是做什麼用的。」

就在姐姐靠近身邊時,詩婷往後一躍,躍出了五步之遠的距離。

「我只知道姐姐是錯的。」

站的筆直的詩婷,用幾乎發狂的雙眼望著她的姐姐,銳利的眼神直逼寶鏡的光。

「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

詩婷舉起雙手,淡金色光點混雜著強烈的氣,緩緩的包上她的身子。

空氣中迴盪著神咒的音律,周圍的氣場劇烈的轉變。

她雙唇輕啟,準備唸出下句咒文。

「太慢了。」

黑色的衣袖揮動,打亂了正凝聚在詩婷身上的「氣」。

銀髮的身影不知何時,飛躍到詩婷的身邊,如同披著黑衣的惡魔。

「再說一次,妳不知道鏡子是怎樣用,也不用想得到它。」

姐姐的聲音,冷冷的傳進她的耳邊。

是的,她什麼都不知道。

連那光芒能化做無數的細針,插進穴道各處她都不知道。







血如紅霧似的散開。

血構成的沼澤中,被埋葬在銀光中的詩婷靜靜的躺在那邊。

她的正上方有個血色光環構成的圓圈,上書筆法纖細的篆書文字。

圈圈上面有個黑色的空間,可模糊的看到「外面」的影像。

她看到「自己」縮在角落,渾身是血發抖的被警方帶走的模樣。

「太諷刺了,沒看過這麼諷刺的事情。」

她的身子被姐姐取代了,而自己被困在這個黑暗的半球中,和姐姐相同的血脈,要被她的生靈所取代本來就是再容易也不過的事情。

這裡應該是鏡子裡面吧,可是她對鏡子的認知不是這樣。

篆書書寫的文字下,整個構面是個黑到封閉所有光線的球體,她以前總認為鏡子的另一邊是個通道,用以通向「那個地方」,而另一面是現實,外面的人間界。

要想辦法出去,她想,但是身子被赤色的扣環所拘束住。

那赤色的扣環上,也書寫著如半空中的那些篆書字體。

鏡子外的空間,姐姐上了車,被帶去警局。

她看見姐姐在引導著那名叫做李德明的警員。

蔡家血案中,他是已經死去的李德育的弟弟,姐姐和她看到的是同樣的事情。

控制命運變化的鎖鑰,正在被姐姐玩弄在掌中。

然而,她目前似乎又處於自身難保的境地。

在她的身邊,被她殺死的幾名天重宮廟中執事,從黑暗中一個個的走了出來。

他們分別站在詩婷的前、後、左、右四個位置。

肚破腸流、七孔流血的血腥模樣,四人活像是僵屍,蒼白的雙手上各自持著利器,銳利如同長矛似的武器,指向詩婷的腹部。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啊。」

詩婷吸了口氣,四方被包圍的局面,她只想得到一段咒文。

只是,她沒想到,剛才自言自語都可以,要唸咒文的時候,完全開不了口。

雙唇好像被封印住般,吐不出半句話語。

非但如此,她還感到上唇劇烈的痛楚。

赤色的文字,伴隨著鐵鏽似的氣味和銳利的邊緣,貫穿了她的上唇。

詩婷叫不出聲,那一串紅字如同釘書針般一針針的打進她的嘴唇,她只能從咽喉發出悶哼的聲音,而四名執事站上位置之後,長矛狀的物體更是筆直的插進她的腹部,像是杵臼般在裡頭翻搗著。

無法說話的詩婷,只能不斷的發出悶聲和痛楚的低吟聲。

原來就是這樣的痛苦,在這裡面,原來就是這樣……

死吧!死掉的話比較快活哦!

一個聲音又回到她的耳邊,逼迫著她的意識。

已經好久沒再這麼想過了,那些負面的、絕望的,逼近意識最底層的思考。

腹部狂妄的灼燒痛楚幾乎讓她昏厥,然後,拘束她身子的赤色文字像是長出了尖利的鐵刺,開始深深的扎入她的手足。

思考變得斷斷續續,即使如此,她的心中還在努力拼出完整的字句。

「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臟玄冥。」

耳邊傳來物體碎裂的聲響。

搗著她腹腔的那些物體,在半空中碎成墮落的文字。

四方的僵屍仍不放過她,繼續由手中變出長矛與利刃。

一刺、再刺、三刺、撞擊到的都是由詩婷腹部湧出的雪白光點。

交錯撞擊的金屬聲中,槍矛再碎。

「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我真!急急如律令!」

來自四方,持著槍矛的那些魔物,一瞬間被扯得支離破碎。

它們被拖進了黑暗中,啪滋、啪滋、細微的咀嚼聲,從看不見的角落傳出。

這次是它們的絕路了,被聖獸拖進暗處的靈魂,幾乎不再有爬出來的機會。

詩婷站起身,綁在她身上的篆刻文字也四分五裂。

「姐姐,等著吧,這張牌我絕不會讓給妳!」

是的,秉著天尊代行者,握有神蹟力量的名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