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作品純屬虛構,與任何現實的宗教、政治、人物無關)

《序幕﹕內殿》

闔上手中的經文,天重宮的住持準備開始下一段的朗頌。

朗讀經文是天重宮每天晨間的日課,在濃濃的檀香氣氛中,一卷經完,廟內鐘鼓齊鳴。

天重宮是這一帶最具信譽的寺廟,舉凡收驚、祭關限及消災等等,樣樣都由天重宮包辦,其奉祀的神明也各式各樣,標準的傳統道教寺廟,每天早上小小的道場中總是擠進好幾十名老婆婆。

當然,天重宮的收入不只來自於這些老婆婆,亦有地方人士,以及民代前往參拜,他們乃是這座寺廟最重要的香油錢來源。

「噹、噹、噹。」

鐘響三聲,住持圓道翻開下卷經文。

他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原本應該響起的鼓聲並沒有響起。

「負責擊鼓的傢伙在發呆嗎?昨晚帶他去喝酒也不能這樣,說過幾百遍了!這小子怎麼還不聽教訓,白天頌經時好歹警醒些!」

圓道轉過頭去,誦經的內殿離外面的道場有點距離,再加上有柵欄隔起,就算他做點小動作,外面的信眾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內殿的隱密給了圓道很多轉寰的空間,即使這些負責擊鼓、撞鐘的打工仔出了什麼事,圓道還能有空跟他們溝通溝通,讓早上的日課能夠進行下去。

「碰!」

內殿的麥克風,發出了巨大的撞擊聲。

圓道的手撞到了內殿的桌上,桌上的經書也突然翻落地面,眼前的景象讓他當場僵在那裡,嘴唇微微的顫抖,說不出半句話來。

負責擊鼓,頂著光頭的打工小弟,頭部被塞進鼓裡頭,只剩一雙腳露出鼓面,鼓面外被鮮血給染個赤紅,原本深黃色的鼓面與鼓身混在一起,整個鼓都成了紅色。

撞鐘的傢伙也死了,不偏不倚的倒在神像旁邊,肚子上被開了個大洞,裡面的腸胃混著暗紅色的血漿,宛如小蛇似的從他的腹中爬行出來,沾在寺廟的木製地板上。

至於用來撞鐘的大桿子,則不偏不倚的搗進他的頭頂,除了嘴巴勉強可辨之外,眼睛和鼻子都凹進頭顱裡頭,溼溼黏黏的腦漿就這樣貼在桿子上,潑灑成詭異的圖畫。

檀香的味道,慢慢被血腥味給遮蓋住。

一名少女出現在圓道的面前,少女的身材纖瘦,黑色的校服以及過膝的長裙包裹住她的細瘦的身體,黑而亮的長髮貼在雪白的臉頰上,豔紅的唇邊沾滿了血跡。

「妖怪!」

圓道驚呼,也不顧正在進行中的早課,拔腿就跑。

一邊奔跑,他邊覺得不斷踢到東西,都是寺廟工作人員的屍首,人們以各式各樣的方式死亡,肢體像是破碎的拼圖,當他通過走廊的時候,階梯上還垂下保全人員的屍體,那保全人員早已斷氣,全身倒吊在樑柱上,分不清是口水還是體液的白沫從他唇邊流出,一路垂到他的頭頂。

天重宮,曾是神聖莊嚴的內殿,現在已經成了阿鼻地獄。

圓道一路逃到內殿出口,出口鮮紅色的大門竟然緊閉,並用門栓栓上,他拼命的推著門,那門上斑斑駁駁的都是撞擊的痕跡,怎麼樣也撞不開。

「該死!」

圓道不知哪來的力氣,抬起附近的座椅,用力的朝木門砸去,木門依然堅如鐵石,他抓起身邊可以砸的東西,開始死命的往門上砸,椅子、道場用的跪椅、組合桌的桌腳,以及……

當圓道將落在地上的頭顱往門上也瘋狂砸去的時候,他明白已經沒有東西能破壞這個木門了,也許木門一開始就沒有關上,這個內殿早已被血的力量所制約,就像是他所熟知的「那個世界」一樣。

「天重宮住持圓道,我們好久不見了。」

少女並沒有跑去追他,圓道甚至感覺不到奔跑的足音,那少女就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將他封鎖在門邊。

她漆黑的瞳孔望著圓道,好似要將他吸進去的眼神。

「我從沒看過妳,妖怪!」

圓道邊斥罵著少女,邊在心裡默念著咒語,眼前的少女卻紋風不動,她只是伸出舌頭,像隻吃完東西的貓咪,輕輕舔乾唇邊和手上的血跡。

「你這怪物不配在在這裡誦經給任何人聽。」

少女從手中取出一張家族合照,展現在圓道面前。

照片中是和樂融融的全家福,父母帶著小女兒,女兒看起來只有七至八歲,長得十分的嬌小,開心而雀躍的面容,爸爸的表情有些靦腆,而媽媽則是溫柔和藹的笑容。

「那家人,是他們自己企求這樣的結果。」看到照片,圓道的嘴角邊竟露出了一絲笑意:「我們天重宮並不為信眾所做的決定負責。」

「你引導他們做出這樣的決定,不是你的問題?」

「所有的決定,都是信眾做的選擇,本宮僅是指點他們,他們洗去自己的罪業,能承七寶之儀改運,表示前世修德圓滿,不能承七寶之儀,則僅能謂之身心不淨,未成正果,焉能怪罪於本宮?」

「您倒是說的很好聽呢,收了多少錢?」

「金錢僅是圓德之禮,勸小姐您莫再種下殺業,勿持妖術惡法,否則將遭天火滅之,墜入地獄,永受萬世輪迴之苦。」

圓道又開始誦經,但是無論再多的所謂神咒,對少女都一點用也沒有。

「圓道,看看這雙眼睛。」

少女走近圓道,她將手伸進左眼,取下黑色的透明鏡片。

一枚如水銀般,銀亮的瞳孔望著圓道,圓道再也朗誦不出半句經文,

他的全身僵硬,跪倒在地上,強烈的恐懼感支配了他,那並不是少女的妖術,而是他源自於心底,無法扼止的恐懼。

他知道,在銀色的瞳孔下,他不再有任何得救的機會了。

「身中諸內境,三萬六千神。」

少女踏進圓道的體內,如同圓鍬似的足踝刺進他的胸口,肋骨碎裂的聲音喀啦喀啦的響著,肺部連同心臟在裡面被搗得稀爛,成為一團混亂的肉泥,她將她細瘦的腿繼續往下插入圓道的體內,好似杵臼般的搗著他的肉體。

「動作履行藏,前劫並後業。」

隨著唸下去的「淨三業神咒」,圓道的內臟已經全部攪成一片,少女終於將腳抽起,血淋淋的腳踝拖著不知肌肉還是血管的細絲,白色的運動鞋以及襪子都被血污洗成暗紅色,腸胃內腐臭的體液和膽汁也都沾上了她的小腿,在地面上拖行出青黑色的長線。

「接下來,是什麼呢?」

少女托著腮,用小貓般的聲音低聲的說著。

殺戮的節奏就在那瞬間中斷,圓道已經成了破敗的屍身,繼不繼續下去,似乎已經不是太重要的事情了。

她輕輕的脫下弄髒的運動鞋和襪子,將它安放在內殿的門邊,赤腳踏進正殿的內部。

「對不起你們囉。」

少女對著神像們行了個禮,烏黑的長髮垂下。

寂靜的正殿上,神像法相莊嚴,香燭輕煙裊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xd9648xd
  • 終於要出了(感動)
    繼續加油吧
  • 嗯,把這篇貼出來也是個心境上的轉變<br />
    我覺得應該完成一些東西了...

    松音 於 2011/12/30 12:33 回覆

  • qqbehappy
  • 請問該作品何時會出版?
    我想趕快買趕快收集到出版書^^
  • 松音 於 2011/12/30 12: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