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9:00》

士偉和羽詩兩人穿過五樓的走廊。

他跟在羽詩的身後,羽詩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言,只是不斷往前快步走著,走廊往前就是毫無人煙的藝能科大樓,音樂教室、美術教室和工藝教室都在這一棟,據說藝能科大樓常會有人躲在那裡抽煙。

士偉望著羽詩的背影,羽詩還是如往常相同,綁著條辮子,白色制服襯衫和略長的裙子,其它女同學的裙子幾乎穿到大腿上半的長度,學校制式的規格也不是長裙,獨獨羽詩的裙子改得特別長,幾乎超過膝蓋好幾公分了。

「妳要去哪裡?」

「帶你看一個東西。」

「以前的天文社社團辦公室也不在這裡。」

「我要讓你知道的是別的事情。」

走到了音樂教室旁的鋼琴室,羽詩打開小房間的門,帶著士偉進入鋼琴室。

常來練琴的羽詩,有著這邊的鑰匙,偶爾在放學時間,合唱團不使用的時候,羽詩會來這裡使用鋼琴。

「我想知道天文社時發生的事,還有那桶燒仙草的事。」

「小時候,我的成績很不好。」

羽詩不管士偉說些什麼,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成績不好,又不會使壞的羽詩常常受到欺負。

有群女孩子常常欺負她,他們用剪刀強迫剪掉她的頭髮,踢她、打她,把她的頭按到馬桶裡頭,撕毀她的課本,用滾燙的煙頭燙她的手臂。

每次被欺負之後,羽詩總是想忍過去,忍住就好。

她越是咬牙忍耐,對方就欺負她欺負得越嚴重,好像永無止境似的,國中快要畢業的時候,羽詩開始躲在房間裡頭不願意上學,也不願意出來。

她不想再受到任何欺負。

她的母親先是催或罵,要她出來上學,越要她出來上學她就越不肯離開家,母親不得已,只好幫她申請休學,父親卻提出了反對的意見。

「不准休學!這孩子連半點壓力都受不了嗎!」

「你別這麼說,遇到這種事,誰也不想待在學校!」

母親的聲音像是要哭出來的樣子,父親則以近乎怒吼的方式說話。

「我不希望我的女兒連生存下去都不會!妳懂嗎!這是生存!過去堅強的妳到哪裡去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寵女兒了!這點基本的道理也不懂,小心我揍妳!」

躲在房間裡的羽詩更害怕了,她幾乎埋著頭,全身縮在被窩裡。

爸爸要打媽媽,她出生下來從沒聽爸爸如此說過。

印象中,爸爸十分寵愛媽媽,即使媽媽總是脾氣暴躁的不斷罵他,拿他當出氣筒,爸爸卻還對媽媽溫柔細語,只有這次,爸爸幾乎是用怒吼的方式說話。

「妳要女兒跟那個時候的我同樣嗎?我是生存了下來,之後卻痛苦到現在!對於這種事情你完全沒有感覺,我心裡頭的痛苦有誰知道!」

「不管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妳至少擺脫了弱者的形象。」

「女兒會被欺負,這一定是報應,這一定是。」

「不要說什麼報應之類的蠢話,人該前進的時候,就沒有後退的餘地了!」



當天晚上,羽詩發現送進她房間裡的東西,除了餐盤之外,還有個盒子。

長方形的紙盒打開,裡頭是把銀白色的利刃,薄薄的刀刃利到幾乎手往上頭輕輕一畫,就會溢出鮮血,盒子裡頭還附了張父親寫的紙條,黃色的紙條上寫著這兩行字。

「選擇畫下自己的手腕,或者是畫下別人的手腕。」

羽詩拿起鋒利的刀片,她曾經想過無數次,畫下自己的手腕,痛苦就此結束。

她敢對抗那些人嗎?敢拿起刀子插進他們的身體裡頭嗎?

如果必須傷害一個人,你要傷害自己,還是傷害別人?

每次受到欺負的時候,羽詩總是會想,若身上有武器就好了,若身上有刀子、劍、扁鑽,甚至更多東西能夠朝那些人身上刺下去打下去,殺人工具的確可以從家裡取得,從流理台上就可以拿到菜刀,工具箱中就有螺絲起子和鐵鎚。

只是她一個人怎麼打得過這麼多人?

要是打傷其中一個,絕對會受到更慘的欺負。

「那是因為妳沒有決心啊,羽詩。」

她自己對自己這麼說著,她缺乏的就是決心。

「若有決心將傷害自己的人狠狠的傷害,傷害到足以讓她恐懼的程度。」

傷害到足以讓她恐懼,卻又不足以致死。

將自己封閉在家中的羽詩,冷靜的想著計劃。



「結果呢?妳做了什麼事?」

士偉想到他在天文社看到的景象,不禁質疑起羽詩,他想羽詩絕對是做了很可怕的事情,並且由此種下後來一切的淵源。

羽詩轉過身來,淺淺的笑著,她伸出右手食指,朝著手腕上比劃著。

「割腕,刀子從這裡畫下去,單純的割腕絕對嚇不到那些笨女孩,還好爸爸給我的刀子非常好用,稍稍使力割下去,傷口就深可見骨,被我割的那個女孩子很快就送醫急救了,當然的嘛,她們每次自殘、割腕都只是遊戲似的割割。」

「出了那麼大的事,沒有人控告妳嗎!」

「當場看到我做這件事的人,都被我封口了,女孩後來自己顫抖的說她在廁所自殺發生意外,我威脅了每個人,威脅她們說下次如果再敢對我出手,就是割脖子,她們也非常聽話,保留著這個秘密直到畢業。」

「真是讓人難以相信!沒想到妳會做這種事情!」

士偉從來不知道,長期在他身邊的,看似乖巧的羽詩竟會是這種人,也許從那天下午看到天文社發生的事情,他就應該知道一切了,不過之後天文社也一如往常,好像沒發生過這回事,他就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或是記憶發生了什麼問題。

「這樣的話,天文社的事,不用再解釋了吧。」

「妳控制了學弟妹,逼他們幫助妳。」

「不只有學弟妹,還有更多更多的人。」

羽詩的背著雙手,靠在教室的窗台上。

她的語氣似乎是在懺悔,又好像是在告白,士偉看著頭低著的羽詩,他有點不知該怎樣才好,羽詩的行為幾近瘋狂,但是那並不是她自己的選擇,是她所面對的環境把她逼得不得不如此做,對於羽詩他有著一股同情。

同情歸同情,卻不能「認可」羽詩的想法與心態。

「羽詩,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過去傷害過的人無法改變,現在的話還有機會。」

「我威脅了很多人,就是沒有威脅你,我不想讓你知道。」

「叮。」

微微的鋼琴聲,打斷了羽詩的話。

像是有隻手指敲擊琴鍵的單音:叮、叮、叮。

「什麼聲音?」

鋼琴的某個琴鍵,不斷的被壓下,發出單調的音律。

羽詩注意到了聲音,微微轉身。

溫熱生腥的水珠滴在她的臉上,隔音天花板上竟滴下血珠。

羽詩抬頭看去,有對眼睛從隔音天花板的夾縫中看著她。

那對眼睛藏在黑暗中,沒有眼珠,整個反白的眼白上充滿了血絲,羽詩抹去臉上的血,盯著天花板上的東西看,血滴不斷的滴下來,敲擊著琴鍵。

在羽詩抬頭的時候,士偉卻看到了比血滴更可怕的東西。

羽詩背著她的雙手,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銀色的刀子。

「陳羽詩!把刀子放下!」

士偉對她怒吼,他對羽詩還抱持著希望。

他知道羽詩可能要殺他,或是割他的手腕滅口,或是逼他不要說出去。

這已經夠了,羽詩只要不要再繼續下去的話,他就不會把她做的事給講出去,事情到此為止,他得好好的勸羽詩,讓一切結束。

「噢,你發現了嗎?」羽詩將刀子舉到面前,對士偉冷冷的說著:「我已經無法再回頭了,因為我殺了人,再見了。」

銀色的閃光對著士偉揮下,士偉下意識的伸出手臂格擋。

刀子掃到了他的手背,一道鮮血潑在羽詩的臉頰上。

「陳羽詩!住手!」

「我說過,我無法再回頭了。」

士偉退後了幾步,羽詩揮著刀子,擦過他身邊,擋在音樂教室的門前。

「妳還可以再回頭,妳還有機會!」

無路可退的士偉,繞到鋼琴後方。

鋼琴後方有成排的課桌椅,他舉起椅子擋住了羽詩的另一波攻擊,羽詩將椅子畫出了條裂縫,木屑飛到士偉的衣服上,雖然羽詩手上有武器,士偉畢竟還是男生,他有自信能夠制住羽詩。

羽詩將刀刃揮了好幾遍,士偉吃力的擋著。

有好幾下他完全擋不到,再加上手上的傷口,使他越來越難舉好手上的「武器」,羽詩的動作比他靈巧許多,很快又將他逼到教室的牆邊。

「還想繼續躲嗎?」

「呼!呼!」

士偉喘著氣,他的手背被羽詩少說畫到兩刀,用來格擋的椅子快舉不住了,傷口又痛又癢,大概是混進了木屑之類的東西,現在的他如同喪家之犬般的窩在牆邊,緊貼著音樂教室的隔音牆。

羽詩如惡魔般朝他逐漸逼近。

寒意竄過士偉的身體,他看到了羽詩背後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805232000
  • 羽詩接下來應該會被其他害死的人鬼隱吧..
    士偉你應該趁羽詩背對你的時候給他推下窗戶的..
    話說我期待羽詩裙子下的東西(?!
  • 很可惜窗戶是靠走廊<br />
    而且一般學校的窗也沒那麼容易推下去<br />
    羽詩擋住門這場戰爭就難打了<br />
    <br />
    第一句猜對一半<br />
    最後當然會,不過...

    松音 於 2011/12/30 12:29 回覆

  • Iepas
  • 這樣的家庭教育方針好阿!!!(拇指)(笑)
    ..
  • 有天如果我生了小孩<br />
    然後他被霸陵了...我真的會考慮用這個方法<br />
    不過我猜有些人真的會割自己

    松音 於 2011/12/30 12: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