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4 Fri 2008 13:49
  • 使節


「兩國相爭,不斬來使」

大國與隔海的小國,相爭已近六十年。
大國始終不肯承認小國的地位,小國也堅稱自己是獨立國家,應受到尊重。


在這個小國南部的都市裡,有位市議員。
他崇仰著大國的使者明清。
不知怎的,他就是被那個人的氣質所打動,對方戴著眼鏡,滿頭白髮,雖已年逾半百卻看不出老氣,反倒顯示出如同學者或教授的氣度。
那個人的氣質,與這個小國的每個人都不同。
小國內沒有能夠讓他心跳不已的,氣度如此優雅的男人。
他多希望能夠有機會接近那個人。
可是,他離他很遠很遠。
對方是大國的使者,若要來這裡,也會到中央政府所在地,不會來他住的這座南部小城,況且以他的地位,也沒有機會和那男人談話。
於是,議員只能每天靜靜的,思索著那人的身影。

不知是否是老天爺聽到了他的祈願,亦或是命運陰錯陽差的安排。
在特別安排的學術研討會中,明清被邀請參與討論,目標就是議員先生所在的南方都市。
議員知道之後,心跳得飛快,他茶不思飯不想,成天睡不著覺,就像是隔天要去畢業旅行的小女孩,他不斷的在想,要怎樣接近明清大人的身邊?明清並沒有被邀請參加官方的活動,也就是說,沒有機會用正式的管道接近他。
這時候,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在小學的時候,他曾喜歡坐在面前的男孩阿德。
阿德是個木訥的男孩,長得唇紅齒白,很討人喜歡。
阿德幾乎都不跟他說話,後來為了引起阿德的注意,他便搶走阿德的東西,在他座位前大吵大鬧的欺負阿德,接著又和阿德競選班長。
後來,只會哭哭啼啼的阿德,竟跟他成了好朋友。

他知道,這個辦法才能引起明清的注意。
就在明清帶著幾名學者,參觀歷史建物的時候。
他帶著一群人,包圍著使者,發出了怒吼。
「我們要獨立!」
「打倒流氓國!敵人滾出去!我們不歡迎你!」
混亂場面中,他看到明清的倉惶離去。
他擋在人群前面,接近明清的身邊。
看到明清驚慌的望著他的表情,他心裡無比的暢快。
「你終於注意到我了。」
終於注意到,身為小國南部的一名小小的議員。
人群開始移動,達成目的後,他不容許任何人比他更靠近明清。
「使者大人是我的」「你們後退!後退!」
他的內心這樣吶喊著。
他知道明清不會擁抱他,只是不斷往車子的方向移動。
明清看著前方,步履凌亂。
就在明清往他的黑色車子邁進的時候,他想轉過身去,多看明清一眼。
那位讓他魂牽夢縈的男人,說不定以後再也見不到了。
沒想到當他轉過身時,他的手肘竟撞到了明清的背部。
「碰」的一聲,明清跌倒在地上。
「您沒事吧?」
他趕緊把他的使者大人扶起來,沒想到他竟會這麼不小心。
他不是故意的,絕不是故意的。
明清的眼鏡掉了,成熟而穩重的臉龐上露出了些慌亂。
他緊張得快哭了,他很怕被他的使者大人所討厭。
即使能看到明清沒戴眼鏡的樣子,即使能看到他迷人的臉龐。
甫從地上坐起的明清,白髮凌亂,原本電視上優雅的姿態崩解了,眉頭緊鎖,高挺的鼻梁也沾了泥土,明清凝視著他,眼神中充滿了鄙視、怨懟、與無法理解混雜的思緒。
他的手托著明清溫暖而寬厚的背部,感受著明清的心跳。
無比幸福的時間,僅維持了不到幾秒鐘。
「明清大人!」
明清轉過身去,繼續快步移動,身邊的護衛緊急加快速度,將他帶進車內。
他難過的伸出手,想抓住明清的背影。
可是,他的口中,必須說出另一句話。
「獨立萬歲!土匪國的人滾出去!」
「獨立萬歲!」
群眾憤怒的,與他一起吶喊。
他帶著淚水,跟著吶喊得很大聲很大聲。

後來的電視訪問中,他在電視上流下了眼淚。
「不是我做的,不是我推倒他的,他是被樹根絆到的。」
自古以來,獨立運動主義份子,進行恐怖行動時,都主張事情是他們做的。
只有他例外,因為他爭取的不是獨立或是恐怖行動。
而是請求明清大人的原諒和關愛。

「明清先生,您有受傷嗎?」
「驚嚇到了,沒想到同胞這麼熱情。」
明清的手上捻著一支煙,身為使節的氣度依然溫文儒雅。
早上的事情他已經釋懷,傷,也不痛了。
回憶,只留下背上微微的灼熱感。
「那麼,明清先生,今晚……」
「是的,非常好,雖然年輕的肉體不錯,但是祖國不打算懲罰他,看他這個哭哭啼啼的樣兒,就讓人感到非常生氣,您說是不是?」
明清溫和的說出這樣的話語,臉上帶著一貫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flyindeepsky
  • ㄜ........松音大人 你真是神阿!!!!!
  •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這兩個人的關係怪怪的<br />
    所以就花了一小時寫這種東西 (倒)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阿五
  • 難看的東西突然變萌了...(拇指+鼻血)

    是說,把腳色換作兩個女孩子畫面會不會更好看?(咦)
  • 其實下次換成女的當主題也不錯啦<br />
    這個禮拜也有某位立法院正媽打人巴掌<br />
    唉呀每天看新聞台腦子都壞光了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b61725
  • 一開始我還沒看懂這篇是怎麼回事
    只是覺得這兩人有問題(喂)

    後來聽了新聞才知道...喔喔,原來如此
    好萌啊(不是吧囧)

    話說奧地利的領導人和副領導都可以是同志戀人了
    這世界已經沒有什麼不可能了(茶)

    世界偶爾還是需要一點特別的東西來滋潤一下大眾煩悶的心情XD
  • 其實會覺得這對萌的原因是...<br />
    王議員的態度太讚了,那梨花帶淚含羞哭泣的樣子<br />
    再加上新聞不斷的強調他"推倒"張先生<br />
    到底是怎樣的推倒呢...光推倒兩字就夠讓人開小花了<br />
    <br />
    奧地利那個新聞我也知道<br />
    不過是一個過世之後才爆出來的樣子<br />
    有股淡淡的悲傷吶 >///<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gt19891114
  • ......
    太神奇了 傑克~
    居然可以被寫成這樣
    不知當事人看到會作何感想啊~
  • 當事人:其實我是想抱他起來而不是扶他起來的...(羞)<br />
    <br />
    眼鏡掉了也是個大萌點!!<br />
    戀愛漫畫裡頭樸拙的眼鏡妹<br />
    掉了眼鏡之後就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br />
    這個掉眼鏡絕對是惡意賣萌啊<br />
    看倌您說是不是呢 XD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亮亮
  • 帥氣呀..
    這真是太神了..
    你是神手..神人..((跪拜
    不過..看到那些畫面...心裡真是五味雜陳阿..
  • 有人說...這應該算是"不願面對的真相"之一<br />
    沒錯,只要不看真相腦內補完這對是蠻萌的 -0-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ps2008
  • 怎麼不考慮朝bl路線發展呢??
    我真誠的覺得好萌好有賣點....../////
  • 這明明好糟糕.....<br />
    我都不會寫正常的BL -0-<br />
    什麼王子騎士的都寫不出來<br />
    這種東西倒是腦子動得很快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Kate
  • 好..好有腐氣 ̄口 ̄||
    而且明清先生的角色有腹黑的氣息XDD
  • 我怎麼看都覺得他很腹黑<br />
    這形象已經在我腦內根深蒂固了-0-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ps2008
  • 推 樓上!!

    明清其實是表受裡腹黑的s君阿阿
  • 妳不覺得看他講<br />
    "這是祖國內地的...."<br />
    "無恥!""下流!"這些話就他應該是S嗎<br />
    雖然這是小邰給他搞出來的形象啦......<br />
    現實可是腹黑受吶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天使
  • 把整個政治美化了說XD

    我終於知道~

    王議員喜歡吃這一種的XD

    那明清哽咽的離開小國是因為

    王議員沒有他想像中的強嗎!(深夜未到禁談18禁XD)
  • 我覺得王議員哭哭啼啼的看起來就不強<br />
    相當於另外一位跳海的"真男人"<br />
    真男人就顯得強大和勇猛<br />
    這就是議員和委員的分別吶<br />
    你看難怪他是委員...王議員就只是一輩子當議員XD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

  • ps2008
  • 結論?

    明清S 王議員M

    (蓋章
  • http://30cmlp.tw/2seqhk<br />
    後續報導...搥胸<br />
    明明就是用力一點的愛撫嘛<br />
    這王議員真的是標準的M

    松音 於 2011/12/30 12: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