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都會買些怪怪的娃娃,像這隻。

現在看起來,這隻皮卡丘長得超級可愛的,超級可愛歸超級可愛,它的上面已經都是髒兮兮的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棕色斑點,原本是準備要丟掉的東西,後來想想說不定斑點能夠洗掉,便把它拿去泡在洗衣粉水裡頭,泡了大概十分鐘就煥然一新,那時候想想,噢,好像這個東西又不該丟掉了。

手邊有幾隻玩偶或娃娃,也把之前躺在床上的波克比娃娃給挖出來,其實波克比不應該放在床上,因為那感覺不是拿來的抱著睡覺的娃娃,一個球到底要怎麼抱著它睡覺,踢一踢很快就滾到床底下了。

仔細想想,過去似乎有點不近人情。

我沒什麼寫卡片給人的習慣,可是卻偶爾會收到賀年卡片,有些朋友總是會定期發賀年卡片給大家,還有拿過以前同學送的生日禮物,卻沒送過多少生日禮物給人,同學都記得我的生日,我卻不太記得他們的生日,常常到了有人在慶祝生日才想到,咦?今天是他生日耶,咦?我記得他送過禮物給我,咦?我不記得,我不記得買禮物啊啊。

事情就是這麼回事。

身為生日特別好記的人,幾乎每個聽過的人都會記得。

而說實在,我跟同學們一直保持著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態度,有些關係比較好的同學,卻沒有像是知心朋友無話不說的人,我不善於跟人把所有的事情都傾吐出來,同學的八卦我也總是最後知道,但也因為這樣比較少捲入奇怪的紛爭,人和人之間關係太緊密的話,捲入各種紛爭的機會就變高了。

不過長大以後反而變得青春了,去年好像送出不少生日禮物的樣子。

題外話是,搬家都會把家裡變成大垃圾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松音 的頭像
松音

松音的謎部落格

松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